您现在的位置:北师大南奥实验学校>> pp电子官网>> 家庭教育>> 正文内容

请相信,每片树叶真的是不同的

作者:一 4班方中圆妈妈来源:发布时间:2016年12月22日点击数:

我是北师大南奥实验小学一年级(4)班方中圆同学的妈妈。方中圆是我的小儿子,他还有一个哥哥,已经大学毕业了。

新学期开始了,高高兴兴送孩子上学的我是心怀隐忧去参加国外的学术会议,刚到国外,一下飞机打开手机,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呼叫了5遍,原来是学校的联络人告诉我方中圆开学后两个星期中,经常上课不回课室或上课中会趁着老师板书的时间溜出课室出去玩,老师、同学经常满世界找他…… 我的心一直一直往下沉:我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出现了: 他完全不适应学校生活。

作为母亲的我真的开始深度焦虑了,日日难以成眠,提早结束行程从国外狂奔回来。总以为已经顺利养育了大儿子的我在教育方面“理所应当是经验丰富”,也“理所应当能够随随便便把小儿子带好”。可是问题远比我想象得复杂也困难,因为心理年龄小,各个方面的能力比较弱,小儿子几乎丧失了对学习的兴趣并随之带来了一系列潜在的心理问题。我的焦虑让我脾气暴躁,“更年期碰见懵懂期”使我简单粗暴。

更加糟糕的是,作为参考系的哥哥,可以称作为“小天才”的哥哥,在四岁多就已经可以独立计算小数点后四位的四则运算,初中就会微积分的哥哥,让我面对六岁多但是对数形对应关系还模糊的弟弟如此抓狂:比较,对,就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词让一贯以理性自居我彻底失去了理性。自然而本能地拿哥哥与弟弟比较,拿邻居家的孩子与我的孩子比较,拿同班同学与我的孩子比较。比较的结果是:情何以堪?我已经认不清教育的意义,也分不清理性的教育与本能教育的区别,我的焦虑摧毁了孩子的自信,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妈妈,我又犯错了吗?家庭的气氛直接宣告进入“冰河世纪”。比较带来的焦虑困住了我自由的思想,我的世界变狭小了。

现在的教育资讯非常发达,到处都是教育鸡汤和美文,却无法走进我的心灵。当头棒喝让我清醒、让我醍醐灌顶的是宗教和哲学的书籍,至少我知道我的问题:根深蒂固的竞争意识带来了比较的思维逻辑,击毁了教育的意义。我们是多么容易就陷入了困境呀: 本能的反应激活了原始的比较或攀比的机制、又迅速形成比较或攀比的思维。跳出这个机制,我豁然认识到:每片树叶真的是不同的,教育的意义或功能是让每片树叶都变成美丽的世界的一个视角,也从另外一个层面理解了“我为人人”作为教育宗旨的哲学意义。培养一个本身就是天才的孩子成为社会精英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让一个有特点有个性的孩子成为属于自己境界的精英才更加困难。时间不等人,孩子的成长不可逆,我厘清了思想后马上调整了自己的生活:我将生活的重点转移到孩子身上,拿出自己能够拿出的所有时间陪伴他,除了他睡觉以后的时间和我必须去处理的工作外,我把所有的时间给了他,全方位地启动了针对他的养育方案。最大的改变是:不比较、不焦虑,给孩子撑起一片天空,将竞争的意识、攀比的俗念挡在这片天空之外直至他能承受时;呵护这片小树叶直至其能在风雨中独舞时,因为我笃信:每片树叶都是不同的。

未来的日子还长,路漫漫兮,也许还有更加困难的日子,且行且坚定!

鹊踏枝·寄语

谁道吾儿只懵懂,南奥六年,朦胧罩欲破。

日日挚母惊嗟语,六岁稚儿欲飞哪!夜夜愁度日,盼翱翔!

敢问才为何物?笑靥如花心澄明,玲珑剔透暇时日!我是北师大南奥实验小学一年级(4)班方中圆同学的妈妈。方中圆是我的小儿子,他还有一个哥哥,已经大学毕业了。

新学期开始了,高高兴兴送孩子上学的我是心怀隐忧去参加国外的学术会议,刚到国外,一下飞机打开手机,看到一个陌生的号码呼叫了5遍,原来是学校的联络人告诉我方中圆开学后两个星期中,经常上课不回课室或上课中会趁着老师板书的时间溜出课室出去玩,老师、同学经常满世界找他…… 我的心一直一直往下沉:我最不愿看到的情况出现了: 他完全不适应学校生活。

作为母亲的我真的开始深度焦虑了,日日难以成眠,提早结束行程从国外狂奔回来。总以为已经顺利养育了大儿子的我在教育方面“理所应当是经验丰富”,也“理所应当能够随随便便把小儿子带好”。可是问题远比我想象得复杂也困难,因为心理年龄小,各个方面的能力比较弱,小儿子几乎丧失了对学习的兴趣并随之带来了一系列潜在的心理问题。我的焦虑让我脾气暴躁,“更年期碰见懵懂期”使我简单粗暴。

更加糟糕的是,作为参考系的哥哥,可以称作为“小天才”的哥哥,在四岁多就已经可以独立计算小数点后四位的四则运算,初中就会微积分的哥哥,让我面对六岁多但是对数形对应关系还模糊的弟弟如此抓狂:比较,对,就这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词让一贯以理性自居我彻底失去了理性。自然而本能地拿哥哥与弟弟比较,拿邻居家的孩子与我的孩子比较,拿同班同学与我的孩子比较。比较的结果是:情何以堪?我已经认不清教育的意义,也分不清理性的教育与本能教育的区别,我的焦虑摧毁了孩子的自信,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妈妈,我又犯错了吗?家庭的气氛直接宣告进入“冰河世纪”。比较带来的焦虑困住了我自由的思想,我的世界变狭小了。

现在的教育资讯非常发达,到处都是教育鸡汤和美文,却无法走进我的心灵。当头棒喝让我清醒、让我醍醐灌顶的是宗教和哲学的书籍,至少我知道我的问题:根深蒂固的竞争意识带来了比较的思维逻辑,击毁了教育的意义。我们是多么容易就陷入了困境呀: 本能的反应激活了原始的比较或攀比的机制、又迅速形成比较或攀比的思维。跳出这个机制,我豁然认识到:每片树叶真的是不同的,教育的意义或功能是让每片树叶都变成美丽的世界的一个视角,也从另外一个层面理解了“我为人人”作为教育宗旨的哲学意义。培养一个本身就是天才的孩子成为社会精英是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是让一个有特点有个性的孩子成为属于自己境界的精英才更加困难。时间不等人,孩子的成长不可逆,我厘清了思想后马上调整了自己的生活:我将生活的重点转移到孩子身上,拿出自己能够拿出的所有时间陪伴他,除了他睡觉以后的时间和我必须去处理的工作外,我把所有的时间给了他,全方位地启动了针对他的养育方案。最大的改变是:不比较、不焦虑,给孩子撑起一片天空,将竞争的意识、攀比的俗念挡在这片天空之外直至他能承受时;呵护这片小树叶直至其能在风雨中独舞时,因为我笃信:每片树叶都是不同的。

未来的日子还长,路漫漫兮,也许还有更加困难的日子,且行且坚定!

鹊踏枝·寄语

谁道吾儿只懵懂,南奥六年,朦胧罩欲破。

日日挚母惊嗟语,六岁稚儿欲飞哪!夜夜愁度日,盼翱翔!

敢问才为何物?笑靥如花心澄明,玲珑剔透暇时日!

点击数: 收藏本文】【打印文章